雲林在地人評論與韓國瑜關係匪淺的張家班不只拿下農業首都雲林更稱霸台灣農業系統

編輯
發佈時間2019-4-10 08:18:44
最後更新2019-4-10 09:07:14

本文作者/鬼島第一兵

關心雲林未來的在地人。鬼島第一兵,用菩薩心腸,行霹靂手段。拜媽祖婆,一心求平安;看布袋戲,一掌定乾坤;聽第一兵,一嘴講雲林。

在去年(西元2018年)11月24日,代表中國國民黨競逐雲林縣縣長的張麗善,以接近跌破眼鏡狀況下,力退民主進步黨尋求連任的李進勇縣長,甚而大贏李進勇將近5萬票,著實讓人不禁對屬於國民黨本土派系張家班的實力,再次投向關注的眼光。

關於張麗善上任100天的有感事件(本文作者整理/沃草製圖)

關於張麗善上任100天的有感事件(本文作者整理/沃草製圖)

國民黨本土派系張家班及韓國瑜

談到張家班,一定要提及張家班實質領袖張榮味,張榮味在去年因在其雲林縣長任內的林內焚化爐弊案三審定讞,必須入監服刑。當時相關新聞,佔據一定程度的版面,也令人回想起,張榮味當年種種和今日張家班重返榮耀的對比。

張榮味以一介素人之姿,踏上雲林政壇,從中捲起千堆雪,雲林縣議員到雲林縣縣長,直至今日,幾乎是集一輩子功力之大成。張榮味所打造的政治實力,尤其在農漁業一塊,有莫大影響力。張榮味的女兒張嘉郡,曾任立法委員;張榮味的兒子張鎔麒,曾代表國民黨參選雲林縣第一選區立法委員;張榮味的妹妹張麗善,現任雲林縣縣長;張榮味的弟弟張啟盟,擔任台灣農業合作社聯合社理事主席;張榮味的妹婿(張麗善的先生)張永成,擔任中華民國農會總幹事;曾任張榮味機要秘書林啟滄(林的妻子許宇甄為現任雲林縣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總幹事及國民黨雲林縣黨部主委),擔任中華民國全國漁會總幹事;張榮味自己則曾擔任過台灣省商業會理事長、合庫金控董事。雲林人才不少,張家又特別多,讓人讚嘆。

而在蔡英文政府執政時期炒得沸沸揚揚的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一職,在韓國瑜任職北農總經理之前,該職也曾由張榮味任雲林縣長時期的副縣長張清良擔任。也許不能說北農總經理是酬庸性質,但至少可以證明,在全國農產體系中,雲林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北農總經理,會需要農產產地方的推薦。

張家班是一個貫穿整個雲林的派系,在台灣地方政治生態中,幾乎是少數現存一派系擁有整個縣實力的超級地方派系。在去年的地方大選中,曾經在雲林休養生息的韓國瑜,在張家班的慧眼獨具下,推薦出任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後。更在去年地方大選掀起所謂的-韓流,至今方興未艾。韓國瑜成為國民黨當紅炸子雞,2020總統大位的強力挑戰者,一縣之霸的張家班,如果又出一位總統,實在是讓人萬分佩服,也對地方派系的能力,產生不可小覷的看法。

雲林張家班如何控制雲林政治與台灣農漁會體系(沃草製圖)

雲林張家班如何控制雲林政治與台灣農漁會體系(沃草製圖)

張麗善如何勝選?靠地方派系經營還是網紅政治浪潮?

張麗善在競選縣長時,靠著抨擊時任雲林縣李進勇縣長的相關政策,尤其是以「農產品銷售、六輕空氣汙染…」等雲林相關重大民生議題為主,讓當時執政的中央政府及地方政府疲於奔命。可是,當張麗善當選縣長之後,張麗善卻用「專業及人事任用資格」,留任李進勇執政時期的農業處處長和環保局局長,委實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既然在競選時抨擊相關局處政策不當,卻又留任相關局處長,到底是在想些什麽,恐怕只有張麗善縣長心中才知。

而張麗善找來的文化處長-陳璧君,是曾任立法委員-陳劍松的妹妹,加上曾任斗六市長的副縣長謝淑亞、曾任褒忠鄉長的民政處長張政國、曾任東勢鄉長的機要秘書陳志揚,在縣府人事的安排上,可見張麗善縣長的苦心,在自己人的脈絡中,將各方人才妥善安排,到底是「用人唯才」還是有「地方政治實力考量」?這個答案,一樣只存在張麗善縣長的心中。

張麗善雖然出身地方派系張家班,可是地方早就對其不同於地方派系經營作風的政治經營方式有所體會。張麗善在選前即大膽地運用社群媒體的直播替自己製造聲量,大量起用諸多年輕人替其跑攤,用活潑青春方法,來讓其派系色彩淡化。最後,更搭著韓流的趨勢,一舉衝破民進黨的濁水溪防線,成功讓本來被眾人認為快消失的張家班,重回眾人眼光。

究竟是派系經營成功還是韓流所打造的網紅政治浪潮讓張家班一舉重回台灣政治舞台?甚至韓國瑜靠著當年張家班的慧眼獨具,而出任北農總經理被高度檢視後,投向高雄市長選舉,引起全國韓流,現在不斷有人鼓舞韓國瑜參選2020台灣總統,韓國瑜會參選並拿下2020總統大位嗎?在如今世界政治情勢變化如此快速,相信也沒人說得準。

親綠幕僚如何在張麗善縣府適應?

曾任嘉義縣張花冠縣長主政時期的副縣長-吳芳銘,被延攬至高雄市長韓國瑜的小內閣擔任農業局長,綠營政治幕僚轉換跑道,不僅吸引目光,更導致對幕僚政治信仰價值的探討,尤其是韓國瑜所代表的國家認同是和綠營的主張是有那麽大的歧異。

張麗善在取得縣府主導權後,張麗善的用人方式不只上述農業處長、環保局長的任用讓人意外。張麗善更從嘉義縣政府請來時任嘉義縣副縣長的李明岳,擔任雲林縣政府計畫處處長。李明岳,幕僚出身,一路在陳景峻、蘇治芬、張花冠身旁服務,也算是相當親民進黨的幕僚,由民進黨籍縣長處跳至國民黨本土派系的張家班,轉變甚大。但不僅這一例,張麗善更邀請也同是出身綠營幕僚的林文志出任社會處長,林文志早先曾在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周春米處服務。張麗善用人不分藍綠,只是張麗善的國家認同一般皆認為和韓國瑜較為相近,和綠營的國家認同大為相左,綠營幕僚適應狀況如何?有待時間驗證。

在農業大縣的亞洲最大石化園區-六輕石化

雲林縣是傳統農業大縣,卻存在六輕石化-這個亞洲最大的石化園區,這個和農業完全不相關的石化產業。六輕石化究竟有無汙染?即使科學檢驗一直存在兩極的答案,但還是非常多人認為六輕是台灣西半部重要污染源之一。六輕同時也創造了上兆的產值,是國家的納稅大戶。

而除了環境汙染問題外,六輕工安也一直是在地縣民甚至是全國人民聚焦的焦點之一。在前幾日(2019/04/07)台塑六輕台化三廠驚天一爆,據稱連雲林靠山的縣民都可以聽的到爆炸聲,而六輕所在地附近的魚塭、圍牆都傳出被六輕爆炸影響。

在環保與經濟、國家與人民、財團與普通老百姓中,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這個石化帝國?不僅全國人民關注,在地的雲林縣縣民更想知道,六輕代表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雲林在地的從政人員,對於六輕曾喊出「碳稅」、「禁燒生媒」等自治條例,只是即使在雲林縣議會通過相關自治條例,在中央政府依法審查或備查時,依舊不予通過執行。在面對六輕上,地方政府能做的,中央政府能做的到底有多少?地方縣民依舊是茫然無知,僅存一點小希望,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可以站在人民這一邊。台塑六輕在雲林,則是針對設籍麥寮者提出「敦親睦鄰補助費」,及今年雲林縣國中小營養午餐8500萬加菜金由台塑埋單,這算是企業善盡其社會責任嗎?相信雲林縣民們,心中自有一把尺。

張麗善在選前喊的解決空汙等環境問題,在張麗善執政之後,張縣府會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這個在雲林濁水溪出海口的石化產業,一樣讓縣民高度關注。

在農業大縣的亞洲最大石化園區:雲林六輕(來源:wiki)

在農業大縣的亞洲最大石化園區:雲林六輕(來源:wiki)

農業首都-雲林

「農業首都」,是前前任雲林縣長蘇治芬喊出的口號。農業是雲林的根,在張麗善上任百日來,對於農業前景,似乎和韓國瑜相同,將中國大陸視為主要市場。頂新集團也在今年一月時,大舉宣示,雲林的地瓜、美生菜將出口至中國大陸。

可是如同上文所述,張家班在台灣農業體系中的分量,其實是相當驚人的,甚至有報章以「農會帝國」來形容張家班在台灣農業界舉足輕重的實力。台灣農產品產銷狀況好壞與否,基本上張家班也有一定的影響力。在張麗善尚未擔任雲林縣長時,上述那些農業體系,本來就由張家班所掌握,從2018年地方大選不斷被提及的農業議題,到現今韓國瑜一直推廣高雄的農特產下,台灣GDP占比不重的農業,似變成台灣首屈一指的產業,新聞報導不斷推波助瀾之下,「全民關心農業」好像變成一項很重要的運動。農業從業人口甚多的雲林縣,好像就沒什麼聲音。張家班所掌握的農業體系,這幾年下來,到底有無對台灣農業有所助益,能不能幫雲林翻轉農業生態?在全民關心農業之下,張麗善應該提出更多的願景,嘗試讓雲林整個農業翻轉,讓雲林人可以真正的以農業為榮。

國土計畫法和地方創生

雲林既是農業大縣,其所代表的就是農地比例一定比其他縣市高。國土計畫法即將修訂,雲林許多農民擔心畫為第一類農地後的土地,農地使用方式受限,怕永無翻身的希望。

雲林人希望從第一類農地解放,成為可以較靈活運用土地的盼望,有賴中央和地方政府形成共識。而在再生能源喊得震天價響的當下,中央政府所主張的風電、光電(太陽能電板),在雲林,北港滯洪池要不要設置太陽能電板,掀起一陣口水。

雲林是諸多出外雲林人的故鄉,極限村落(農村逐漸變成高齡化、空洞化,村落生活機能已達到極限)的產生,在雲林,是可預見的未來。為了讓村落有重生的機會,中央政府從日本引進地方創生的觀念,希望從幾十年前的社區總體營造後,再次在地方注入不同的DNA,讓地方重生。從相關新聞中,可見張麗善縣府對地方創生著墨很深,成果如何,仍需看長期的發展。

張榮味未解的問題

曾讓張榮味被司法追訴因而定讞發監執行的林內焚化爐一案。該案後續所帶來的雲林垃圾問題,這幾十年來一直深深地困擾著雲林縣,張麗善縣長有無能力將她哥哥手上未完成的垃圾問題,妥善處理好,也是讓雲林縣民相當關心。

在網紅政治當道的當下,每個政治人物都亟盼撿到槍或者當自走砲,成功搶佔版面或是提高自己的網路聲量。「麗善扎針」,更是突顯出此一問題,張麗善替雲林某國一女學生施打子宮頸疫苗,並將該照片貼上自己的臉書粉絲頁。可是張麗善雖曾是護理人員,但已沒有執業登記,依法不能打針。雖然日後雲林縣衛生局以行政罰處罰張麗善,卻也讓人啼笑皆非。

「雲林上場」是張麗善在競選雲林縣長時喊出的口號,據報載,張嘉郡有人勸進參選雲林縣第一選區立委,韓國瑜不知會不會參選台灣總統的當下,張家班的戰場,會不會再次在雲林變成張家獨大?從投入全國農業體系轉向爭奪整個台灣的行政權,「雲林上場」還是「張家班上場」?耐人省思。

張麗善的政治經營本質上仍被視為派系政治的一環,可是在網紅政治、社群媒體興起後,只能說:「數十年傳統、縣民全新感受。」

我們想做更多有意義的專題
但真的缺錢 😢

支持沃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