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好過日評論韓國瑜就職百日十件事看懂高雄人崩潰什麼

編輯
發佈時間2019-4-3 03:35:14
最後更新2019-4-5 03:19:59

高雄好過日協會

2016年在高雄發起的青年組織,2017年正式登記為協會。協會以「城市想像」與「在地實踐」為兩大主軸,融入公眾參與、永續發展、社會自由等核心概念,用在地視角談高雄議題,並從外國工業城市轉型尋找高雄可行的出路,並致力成為民間與政府的對話平台。

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百日以來搶盡鋒頭,中天等電視台全天候轟炸;選總統,甚至轉籍中國「習下韓上」的呼聲也甚囂塵上。而韓市長也非常享受光環加身,對內整肅市府、炮打中央毫不手軟。同時更高調出訪新、馬、中等國,遇中共高官時,立刻夾膝夾臀、認真聽訓,來回於不同任務間,游刃有餘。

然而,比起媒體呈現的民族救星、世界偉人形象,高雄市民的真實感受似乎不同,包含親藍媒體在內的兩份民調,都顯示韓國瑜市長的滿意-不滿意度差值位居六都後段班,青年世代更明顯對市政表示不滿。到底這其中的落差關鍵在哪裡?

我們就以下十項重點檢視韓市長就職百日的成果,包含市府團隊的組成和運作、選前政見的實踐、以及市府宣傳最力的觀光與農業等政策來回顧:韓市長領導的團隊,到底是讓高雄成為「全台首富」還是「全台首Fool」?又是賣了什麼?讓什麼人進來?讓誰發大財?

關於韓國瑜上任100天的有感事件(高雄好過日整理/沃草製圖)

關於韓國瑜上任100天的有感事件(高雄好過日整理/沃草製圖)

一、百日尚未組完小內閣

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已逾百日,若加上選後,已經有超過四個月的時間。然而,迄今高雄市府卻尚未完成小內閣行政團隊的籌組,在上任時有七位一級首長空缺,迄今尚有三位一級首長找不到人。而這段期間內,已有兩位一級首長預定人選因涉及賄選、酒駕案定讞而更換人選,另兩位一級首長則是上任前自行請辭。

而對於不論是市長或同黨的議長,對於市府行政團隊都難稱尊重,市長在會議上痛斥「坐姿不正」的衛生局副局長,並旋即將其降職為運發局專員;海洋局因辦公室被市長看上,而全員被掃地出門,借住大禮堂辦公;議長許崑源則在議會痛斥毒防局無存在必要,並公開放話要警察局長「自愛一點」。同時,一位五職等的約聘僱人員,卻被拔擢為十職等以上的運發局主秘。另一位環保局副局長,卻被調任為業務毫無關聯的毒防局副局長(代理局長)。對於以上爭議,韓國瑜均以「適才適所」搪塞。在高雄市府公務員人心惶惶下,這樣混亂的行政系統,如何把市政處理好,實在令人懷疑。

二、不要對我期待太高,馬上坦承選前政見跳票

韓國瑜於選前提出多項政見,包含「全台首富」、「馬上發大財」、「人口五百萬」等明確承諾,以及不計代價引進迪士尼、興建和摩鐵結合可以做愛做的事的摩天輪、南海挖石油、柴山挖寶藏等等市政方針,引發各界熱烈討論。對於各界質疑,韓國瑜以「連做夢的勇氣都沒有嗎?」回應。這些對市民的承諾,也是韓國瑜能當選市長的原因之一。

然而,高雄市沒有「馬上發大財」,反而市長的政見「馬上跳票」。嚴肅的承諾,對市長來說似乎一點都不重要,當選後韓市長先表示「要發大財不可能」,在市政會議中,要求公務員將「本人選舉政見轉變成可行政策」,之後又在議會質詢中坦承,十多項政見只有可能實現兩項。面對質疑的壓力,韓市長則表示「不要對我期待太高」。顯然韓市長並不認為,政見有實現的必要,對於政見跳票,也沒有任何檢討之意。

三、大眾運輸發展停擺

韓國瑜上任市長後的第一項運輸政策,便是停建進度已經過半的輕軌二階美術館、大順路段工程。在未經正式調查下,韓國瑜宣稱民意多數反對,要在廣納市民意見後決定。因此在2月底至3月舉辦了五場官方公聽會,過程中正反方針鋒相對,但捷運局則不願對工程細節多做說明,政務官五場公聽會均未正式列席,甚至出席官員阻止同仁回答民眾問題。最後局長又自行對媒體放出未在公聽會中說明的「改線」方案。這種不提供資訊的公聽會意義何在,實在令人納悶。

同一時間,和韓國瑜市長同黨的幾位議員,在被NCC認證為假新聞專業的新聞台放送「輕軌弊案」的誇張假新聞謠言,然而,捷運局卻不敢澄清。

雖然韓市府一面打壓輕軌發展,而副市長葉匡時也公開指出「高雄捷運是錯誤」,但韓市府卻仍繼續高調要向中央討錢興建捷運。雖然韓市長和同黨民代,過去均一致反對前瞻建設,但當選後立刻改口「全台灣都對不起高雄」,要求中央儘速提撥前瞻計畫預算,甚至給更多錢來建設捷運延伸線。在韓國瑜治理下,已經進行的工程停擺,計畫中的路線不認真寫計畫只由市長放話推卸責任給中央,高雄市的大眾運輸發展,實在令人憂心。

四、城市質感一夕崩壞

過去二十年來,高雄從工業城市逐漸轉型,隨著2001年台灣燈會首次移師高雄、2009年世運舉辦、2013年黃色小鴨展出,五月天成為城市代言人,都讓更多國人發現高雄不一樣了。

但這樣的趨勢,在選後似乎有了微妙的轉變。在韓國瑜輔選大將潘恆旭接任觀光局長後,改採「不付錢給代言人」政策,邀請白冰冰等資深藝人為高雄代言,然而省錢省到代言MV充斥大量盜竊剪接片段,引發話題,甚至已故齊柏林導演創辦的電影公司也公開表示遺憾。

原本已經預訂在棧庫群舉辦的高雄燈會,在韓國瑜當選後計畫被直接推翻,改到愛河畔舉行,改名為「金銀河燈會」。然而倉促之下,燈會卻幾乎沒有可見人的燈飾,僅有宗教燈區的「蓮花燈」引起注目。而看板爆出盜圖、拼字錯誤等問題,潘局長認為只是小事。在整條燈會幾乎都被夜市佔據,參觀人數不及往年高峰之下,民意普遍認為慘敗給屏東台灣燈會,也大輸給預算相近的台南月津港燈會,但市府卻吹為「討論度超越台灣燈會」,自我感覺實在良好。

在燈會開幕前,韓市長曾公開期許城市要:「提升質感,拋棄拜金主義」,然而針對金銀河燈會質感不佳,流於拜金主義,有網友提出質疑,卻被潘恆旭怒嗆「你罷免我啊,四年後」。而潘局長在網路上嗆人顯然熱此不疲,之後還嗆網友「看到你我也吐了」。顯然在質感提升之前,倒是勤於訓練罵人的功力。

高雄新堀江商場中的韓國瑜廣告(沃草團隊拍攝)

高雄新堀江商場中的韓國瑜廣告(沃草團隊拍攝)

五、名人莫名其妙「被代言」風潮

韓國瑜市長上任後,除了資深藝人代言外,也傳出多位大咖要擔任代言人或造訪高雄。但上任百日後,這些計畫多半破滅。

原本每年都來高雄健檢的港星任達華,有一天突然就未經同意「被成為觀光醫療代言人」;而原本潘恆旭宣稱邀請鄧紫棋為代言人,破局後潘先解釋:「經紀公司跟我們要了一筆很高的費用,其實鄧紫棋本人應該不是那麼貪財。」但經紀公司立刻打臉「高雄觀光局根本沒有接洽」,潘又改口「我找的是代銷公司」,不斷說謊和秀下限,在網路上被輿論噓爆。

更誇張的是,潘恆旭原來宣稱國際巨星、前加州州長阿諾同意將於三月訪高雄,眼看時間將到毫無動靜,才出面表示:阿諾「無法配合韓國瑜行程」因此不來了。不斷的消費、抹黑名人下,高雄這塊招牌恐成為名人心中的「國際黑名單」。

六、前進中聯辦高喊九二共識

選前表示「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的韓國瑜市長。選後突然「政治分數大躍進」,除了強調自己是「一國兩制」的堅定支持者,嗆蔡英文兩岸政策錯誤,還踏上了「最政治化」,連特首都不敢輕易進入的香港中聯辦,並且和多位中共高層密會。

面對質疑,韓國瑜只以「交朋友」、「賣水果」輕輕帶過。然而,交朋友、賣水果並不需要前進共黨直屬機關。韓國瑜在台灣高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在中國卻不敢反對一國兩制。曾直呼台獨是梅毒,但面對中共政權屢屢挑釁,卻稱兄道弟,表示腦中沒有共軍威脅只有賣芭樂,真可說是中共在台「化獨漸統」的新一代最佳代言人。

七、高雄轉型成為農漁業城市

韓國瑜上任後,不斷強調拼經濟,出國前往馬來西亞、中國等國簽約,強調是要拚經濟,為高雄農漁民簽訂單。然而,在出訪東南亞時,就已被揭露爆韓國瑜自豪的外銷成績,其實都是陳菊市長任內打下的通路基礎。

韓國瑜只好繼續加碼,先在馬來西亞簽下上億MOU,但隨即被發現對口公司是中國統戰幹部經營。接著韓國瑜再到中國號稱簽下50億訂單和MOU,但在中國高調簽約的企業中,不乏中國國企或中共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監管的企業,也有帳目造假的企業。

當媒體發現,韓國瑜北農時代與中國簽下上億茶葉外銷MOU,實際只有執行700萬時,韓國瑜竟然怪罪都是台灣茶葉農藥殘留的錯,引發茶農怒火。顯然對韓國瑜來說MOU的灌水成分多少,是不可質疑的話題。

更令人憂心的是,一級產業僅佔高雄產業產值的0.2%,就業人口僅佔3.3%,但韓市長上任百日以來,高雄產業似乎只剩農漁業,其餘產業發展只能收割陳菊政績或靠中央努力。 當市長說出「腦中只有賣芭樂時」,真不知道89萬市民選出的是市長,還是芭樂中盤商?

高雄農漁業與工商業產值比較(來源:高雄好過日粉專)

高雄農漁業與工商業產值比較(來源:高雄好過日粉專)

八、高雄躍升為全國新聞生產中心

過去台灣的媒體資源集中在台北,高雄視角新聞嚴重匱乏,主流電視台中也僅有民視設有南部新聞中心。然而,在這次大選中有了改變,中天新聞派出一整組人馬一路跟拍吹捧韓國瑜,直到韓國瑜當選後繼續常駐高雄。

經過統計,中天新聞多次被發現每節新聞韓國瑜時間佔比達到50%以上,明顯不符合比例原則。由於新聞做到沒有題材可報,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市長請假在家休息、拉領子,都變成引領潮流世界偉人的象徵。高雄從媒體孤兒,儼然成為全國新聞的生產中心,但焦點不在城市本身,而是在旅居高雄的韓國瑜身上。

更跨張的是,連天上出現雲朵,都被中天硬扯為祥瑞,各種正面消息,包含陳菊市長任內的建設或招商,都被解釋為韓流發威。在大量離譜的假新聞轟炸下,NCC終於多次對中天開罰。而民間也開始出現抵制中天新聞的自發活動,假新聞騙倒市民的日子,或許不久後終究會走到盡頭。

九、市長請假日數全國最多

韓國瑜市長上任後多次請假,2月17日韓國瑜一面在酒吧喝酒一面直播,2月18日就取消多項公開行程,2月19日請假休息,但市政會議紀錄卻記載市長「公出」。雖然基層公務員對於市長可以用「公出」為理由睡覺非常羨慕,群起質疑。但韓國瑜僅表示這是無聊的小事。

根據官方說法,僅有1/9、2/19、2/23三天是請事假、病假、休假的私假,其他都是公假或例行休假。然而,我們很難把高雄市長當作一般打卡上班的公務員,韓國瑜有精力到處為同黨立委輔選、出訪,卻在上班日屢屢取消多項行程(取消行程不算請假紀錄)。在高雄市政尚未穩定,連一級主管都尚未找齊之際,韓市長以公假之名多次出國或在台北逗留,攜帶大量媒體記者搶佔版面。回高雄後就練「龜息大法」,在市政會議發言上講不出任何內容,只能重複「陽光、快樂」。這種曝光導向的作風,是否真的算勤於市政,市民自會有定見。

十、北漂回鄉距離更遠

韓國瑜在選前主打「北漂青年」返鄉,宣稱要拚經濟,讓北漂的高雄遊子都能回來。 在韓流炫風下,雖然基層尚未有感,但建商們紛紛摩拳擦掌,甲山林總經理張境在就表示:「高雄房價一坪50萬不為過」,皇苑建設郭董事長也宣稱選後「多賣十億」,讓他們荷包滿滿。然而,實質就業機會卻未顯著進步,以製造業而言,包含華邦電、台郡等大型投資,均是選前就敲定,而對於高雄重工業轉型相當關鍵的風電、國艦國造等政策,卻被中國國民黨反對杯葛。選前「青年局」與「青創基金」的實際政策,均尚未落實,當市府不拼產業,只拼房地產,北漂的遊子不但沒能回來,而且可能更難回來了。

韓國瑜「北漂返鄉」政見與青年政策的成效,似乎也反應在民調中,根據一項最新民調,韓國瑜在20-29歲市民中滿意度僅有25.5%,不滿意度高達45.9%,為全台最差成績。和中國靠攏,擁抱港澳經驗,引進中客與土地炒作,排擠本地青年發展的未來,或許是韓市長的夢想,但恐怕是年輕一輩高雄人的惡夢。

我們想做更多有意義的專題
但真的缺錢 😢

支持沃草